刘统榕城讲述真实的长征

2016-12-20 10:52:52 来源:福州晚报 点击: 收藏
1

■记者 安梓 文/摄
  今年是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。不久前,著名历史学者、上海交通大学刘统教授推出《北上》一书,运用大量史料,细致地揭开了长征途中一段曲折的历史。11月30日晚上,刘统接受福建教育出版社邀请,飞抵榕城在大梦书屋与书友们一起分享“长征之路”。
  红军长征是中国革命最壮丽的史诗,但是毛泽东却沉痛地说长征是因为我们犯了左倾路线错误,被迫进行战略转移的。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红军放弃了江西根据地?遵义会议的真实情况又是如何?四渡赤水的行军路线为什么绕来绕去?毛泽东为什么说草地分裂是他“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刻”?三军大会师是长征的胜利结局吗?刘统都提出了自己的观点,那就是——讲述一个真实的长征。
长征研究从“重宣传”到“重考证”
  刘统最初学的是古代历史地理,后来参军到军事科学院工作,被那里收藏的战争档案迷住,于是专注研究中共党史和军事史。
  他与长征史相遇,其实出于偶然。他在军事科学院的第一项任务,便是《中国大百科全书·军事卷》的编写。他面临抉择,一方面,军事科学院藏有大量中国共产党和解放军的历史档案,又有很多研究军事历史的前辈,他很感兴趣;另一方面,一直以来中国古代史和历史地理研究的训练,重视史料和考证,却和当时的中国现代史的研究方法有所不同。
  受到导师谭其骧教授的鼓励,刘统决定潜心研究中国现代史,特别是长征史。他用古代史的研究方法来研究长征,感到别有一番天地。他告诉记者:“过去的著作注重宣传,重理论而轻细节,而古代史恰恰需要重细节,重考证。”
  编著《中国大百科全书·军事卷》的过程,让刘统有机会接触大量长征原始资料,“深入第一手史料,才会发现有那么多精彩的细节可以再现。”他说,应该追求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对人物和事件的生动描写,“我们写红军长征,也应该让这些生动的故事,鲜活地展现在读者面前。”长征史如何形成
长征在中国家喻户晓,但是长征的历史是怎样形成的,并非人所共知。过去一直认为美国作家斯诺1937年写的《红星照耀中国》(亦称《西行漫记》)是向全世界介绍红军长征的第一本著作。但斯诺依据的资料来源于何处?刘统特别提到了《红军长征记》。
  “当时陕北红军物资匮乏,生存困难,毛泽东希望能有人宣传红军,给红军募捐。斯诺悄悄来到陕北,毛泽东召集红军干部们写回忆录,汇编成《红军长征记》。军队中的指挥员、笔杆子纷纷动笔,在很短时间内完成了200篇。当年宣传部誊写了一份,由冯雪峰带到上海,这份1936年的手抄本成为《红军长征记》最早的底本。”刘统表示,《红军长征记》是第一手资料,真实和生动是它最大的特点。“战士们在写的时候没有什么条条框框,回忆虽然是碎片化的,但其中的真性情让人感受至深。”刘统说,“1942年,时任红军政治部宣传部部长的徐梦秋,受毛泽东委托在延安编辑这些回忆文章,保留了100篇,出版了《红军长征记》(又称《1942年延安本》),并作为内部材料保存。在新中国成立之前,就只有这两版的《红军长征记》。”
真实来自于“开放”和“重走”
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2002年发现了一部朱德签名赠给美国作家斯诺的延安1942年版《红军长征记》,弥足珍贵。即使在国内,这个版本也极为罕见。刘统透露,马上就会有新版的《红军长征记》出版,因为他在1936年的版本中又发现了新的细节,“里面多了五篇文章,特别是徐梦秋的部分,他在1942年的编辑过程中把自己写的都删去了,我想恢复它们。”
  除了这些真实的细节,更高层次史料不断开放也带给历史研究者更多有待深入挖掘的课题。“特别是部分长征期间的文件,中央会议记录的公开,给我们研究长征开启了新的途径。我们得以知道高层的决策是怎么来的,经历了哪些曲折。这样,对于长征的艰苦和当时中共中央在探索出路方面就有了新的认识。”刘统认为,这些材料非常重要,“高层决议和档案是扎扎实实的史料,相比《红军长征记》,这是视角更高的历史材料。我还是希望,凡是在我书中提供给读者的都是真实的,真实到什么程度那要看社会发展和国家开放的情况,也许今后要不断修订、补充。”
  长征史的研究也有新的方法,那就是“重走长征路”。刘统观察到,近年来除了文献研究,实地考察也日渐重要。“过去是靠文献,现在是靠文献加考察来解决。一考察,就发现很多文献也不完美。举个例子,原来我们认为红军过雪山,就是过一座夹金山。但是后来成都有一群人自发地重走长征路,按他们的统计,红军经过的雪山有十四五座。”


上一篇:无尽思念成追忆
下一篇:北京晨报 新书廊 《国士无双伍连德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