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师成长的秘密

2013-08-22 16:11:47 来源: 点击: 收藏
特级教师
1998年,我,一个地地道道的村小老师,学校一溜平房,门口挂着一块校牌,白底黑字写着:屯村镇裴厍村小学。10年后,2008年,我成了江苏省语文特级教师,成了全国十大“推动读书”人物。夜深人静,月朗星稀,忍不住想,怎么回事来着?我不是喜欢教育,才考师范的;也不是喜欢语文,才做语文老师的,怎么成“特级”了呢?想啊想,想明白了,不喜欢的事,你也可以做得很出色;不喜欢,不是“不出色”的理由。
全国优秀教师、上海市劳动模范、特级教师、上海建平中学校长陈红兵先生,说起自己当老师的经历,“是中学教师选择了我,我并没有选择中学教师。文史哲样样爱看,惟独不爱看教学参考书”。美国心理学家埃尔森博士,采访了100位人们眼里的“成功人士”,其中61位说,目前所做的,并不是自己所喜欢的,却都成了人们眼里的“成功人士”。我想明白了,兴趣是一个伟大的骗局,扼杀了无数人潜藏的才能。
“我做不好,那是我不喜欢。”“一个人只有找到自己喜欢的事,才能干出点名堂来。”“当初以为教育很美好,入了行,才发觉自己并不喜欢、并不适合当老师,辞职吧,狠不了心,只好将就着混。”很多老师跟当年的我一样,不停地抱怨着,抱怨当老师的,死板,不灵活,激不起热情。越抱怨,越做不出名堂;越做不出名堂,越抱怨。冤冤相报何时了。
日本的江本胜,写过一本书《水知道答案》。江本胜以一张张清晰可见的、水的结晶图片告诉人们,水,你给它善良的、温暖的、美好的语言暗示,它的结晶有规则,很漂亮。你给它丑陋的、冰冷的、肮脏的语言暗示,它的结晶体没有规则,变形、变态。人的身体,70%都是水。有思想、有情感的人,你给自己什么样的暗示,就等于给自己的身体、大脑,“结”一个又一个什么样的“结晶体”。
一个错误的观念,会害了人的一辈子。“喜欢”“不喜欢”和“事业”的关系,一旦看偏了,会害自己一辈子。一个人10岁喜欢的,不等于20岁喜欢的;20岁喜欢的,不等于30岁喜欢的。反过来说,一个人20岁不喜欢的,不等于30岁不喜欢的。30岁不喜欢的,不等于40岁不喜欢的。一个人10岁的梦想和40岁的梦想,若是一个样的,那人不是干大事的天才,就是毫无出息的庸才。人才不是这样的。人是能动的,变化的。我们都不是天才,我们都可以成为人才。
你真晓得自己喜欢做什么?你真找得到一辈子愿意为之累、为之苦的“事”?98%的人找不到。人,常把一时的欢喜,错看成终身的伴侣。人,常错把梦中情人,当成生活中的另一半。青春年少,我爱过巩俐,爱过杨钰莹;要真和她们过日子,那日子怎么过啊?人哪,常把得不到的东西,错以为这辈子最重要、最喜欢的;心里存着的那个美好的“事”,往往并不是他愿意为之痴、为之迷,只是“得不到”,才叫人神魂颠倒;“得不到”,迷失了人的心智。一个人要真有了一辈子喜欢的“事”,一定能放下眼前的那点利益、实惠,不可能“将就着混”。再说,一个老师又能有多大的利益与实惠呢?除非,你和我一样,大病过,舍不得那公费医疗。
放不下眼前的那点小利益、小实惠,从而与“喜欢的事”擦肩而过,那本身就说明,你所谓的“喜欢的事”,只是想想而已。真到了那一行里,也不一定能干出什么来。有人反驳,某同事跳了槽,做得挺好的;某同事转了行,也做得挺好的。对,完全有可能。一个人以主动的方式离开一行,转入另一行,往往会下决心:这次,一定要干出点名堂来,不能让老同事、老朋友看笑话。这,才是他们干出名堂来的力量的源泉所在。
“我不要想跳芭蕾舞的人,我要不得不跳芭蕾舞的人。”芭蕾编舞大师巴伦仙的意思是,兴趣这东西不靠谱。今天兴趣来了,多做一点,明天兴趣没了,束之高阁,完全凭兴趣办事的人,结局往往是,兴趣把他给“办”了。
■四字真言
1998年,我对自己说,管建刚,不折腾了,好好做你的老师吧。做老师,按班按点的,也不容易。一段时间,我对上班有惧怕。寒假快过完了,想着临近的开学,心慌慌的。双休日,想到黑色的星期一,暖烘烘的心头,浇了冰水似的。
心病还得心药医。我找了四个字,戏称“四字真言”——上班真好。上班路上,我一心一意地念,念着念着,自己都笑了出来。念着念着,不禁念起做教师的好,工作稳定,双休日、节假日不说,寒假、暑假,多逍遥,每个春节,年前年后,谁能过得这么舒坦?学生少不了添麻烦,也正是那些“麻烦事”,生活不会一成不变,每天都充满了“未知的变化”。咱天天和孩子打交道,和世上最纯的“人”打交道,远离心计。一班孩子,对你言听计从,不开心了,发个火,第二天,孩子早把你的“火”忘了,依然甜甜地喊“老师好”。要在公司,要在机关,哪有这么便宜的事。咱一个小学男老师,一上班,东走廊、西走廊,那么多美女老师,风姿绰约,花枝招展,多养眼啊。“上班真好”“上班真好”,念着念着,我念明白了,你和工作的关系,好比你和那口子一起过日子,你想他的好,念他的好,才真有他的好;你老想他的坏,念他的坏,那准完蛋!
做老师,你要不出格,犯点小糊涂、出点小问题,没事,照样能“光荣退休”。年年岁岁教科书相似,岁岁年年练习册雷同,渐渐地,我适应了,也麻木了,稀里糊涂地进入了“职业倦怠”。
一天,路过人才市场,嗯,那里面的人,自由择业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多好。信步走了进去。求职心切的人,一点也没有我想象的自在,脸上大都写着焦虑,不安,期盼,失望。一个大学生,所求的职,工资不过咱的一半,兴冲冲投档,招聘方象征性地翻了一下,退回。那一刻,知足感涌上心头,有一个稳定的职业,天天踩着熟悉的路去上班,真的很不错。你要一上班就失去幸福感,隔三差五到人才市场,保你能心平气和、幸福美满。那不只对工作有好处,对身体也大有好处。你每天没精打采地抱怨,词复词,句复句,日复日,月复月,年复年,消极信息积少成多、集腋成裘、聚沙成塔、积土成山,进入身体,身体怎么不积“怨”成疾?
“如果你认为自己是废物,你就会变得更加像废物,因此,用一堆半真半假的话来安慰自己,比做什么效果都好。”真想拥抱说这话的《纽约时报》专栏作家露西·凯拉韦,想来她是个女作家。

上一篇:鲁迅作品里的教育
下一篇:老屋的天井